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2023-09-11 11:39:35娛樂新聞3967閱讀

1982年,路遙的中篇小說《人生》在《收穫》雜誌上發表,隨之在全國范圍內引發了巨大的轟動。它所展示的城鄉差距、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衝突、不甘命運的擺佈卻被其扼殺希望的荒誕,還有愛的悲憫與救贖,是一個時代的愴痛與思索。

兩年後,第四代導演吳天明將《人生》拍成了電影,無數人被高加林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所打動,為他與巧珍的結局一灑同情之淚。據說當年全國的觀影人數超過2億。

三十年後,改編的電視劇《人生之路》儘管有演技不俗的陳曉、李沁參演,陣容強大,卻再也不復當年的況味。

只因有“高加林”和“劉巧珍”的扮演者周裡京與吳玉芳珠玉在前,84版的《人生》作為中國電影史上一部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經典之作,也成為了一座難以逾越的巔峰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周里京與吳玉芳電影《人生》截圖

20世紀80年代,周里京是一代人的偶像。 90年代後期,曾經紅透半邊天的他,卻漸漸從屏幕上“消失”了,就像一滴水,遁入了浩瀚的海洋......

01

陰陽兩隔

2011年,周里京應邀去參加訪談節目《魯豫有約》,主持人問他:< p>“你覺得最幸福的是什麼?”

周里京直截了當地回答:“活著。”

台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。

“那您生活中有最遺憾的事嗎?”

他忽而神色黯然,半晌才道:“就是那件事。如果我要在家,可能這事就不發生了。”

魯豫又問:“(傷疤)慢慢地就不那麼疼了吧?”

周里京苦笑著搖搖頭:“我越來越疼。”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● 年輕時的周裡京

1994年7月6日,是一個再尋常不過的日子,但對他來說,卻是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天。

周里京的女兒周金金放學回家,剛打開房門,卻發現媽媽躺在地上,血流如注,屋內狼藉一片。

周金金一邊驚恐大哭,一邊撥通了媽媽同事的電話。周里京接到妻子遇害的電話後,也立刻趕回了北京。

彼時,遠在西安的周裡京正在拍攝《死亡預謀》。電影的名字彷彿是一句讖語。

外出拍戲前,他以為那隻是一次尋常的告別,等他拍完戲,就可以重新與妻子女兒團聚,但當他再見到妻子時,他們卻已陰陽相隔。

妻子傅春英是被兩名入室行竊的歹徒殺害的,兇手此前曾是他家的裝修工人,見財起意後遂動邪念。

這樁震驚全國的入室搶劫兇殺案,在半個月之後,就被警方破獲了。兩名罪犯被判處了死刑。

塵埃落定後,周里京始終沉浸在強烈的愧疚之中,他認為是自己沒有守護在妻子身邊,才導致了這場悲劇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周里京參加《魯豫有約》時的發言

有人曾說:“至親離去的那一瞬間通常不會使人感到悲傷,而真正會讓你感到悲痛的是,打開冰箱的那半盒牛奶、窗台上隨風微曳的綠蘿、安靜折疊在床上的絨被,還有那深夜裡洗衣機傳來的陣陣喧嘩。 ”

因為一切的一切,都氤氳著她來過這個世上的氣息……

02

愛是共同成長

1972年,從北師大二附中畢業後,因外表俊朗,加之自幼習武的功底,18歲的周裡京被甘肅省話劇團錄取。

那一年,少年郎背起行囊,一個人前往了甘肅。

第二年,周里京經人介紹,與在甘肅省歌舞劇團任舞蹈演員的傅春英相識。

那一年,周里京19歲,傅春英17歲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周里京與傅春英

他英姿勃發,她明眸皓齒,陽剛與溫柔的互補猶如卯榫的契合。於是,愛情,就這樣自然而然地發生了。

在那個車馬郵件都很慢的年代,兩人一起練功,一起吃飯,一起沿著阡陌小路散步談心,度過了一段美好的青春時光。

當年儀表堂堂的周裡京,因為天生對戲劇有很高的領悟力,以及紮實的基本功,在甘肅話劇團六年多的時間裡,他先後出演了《揚帆萬里》《風華正茂》《山村新人》等多部話劇,進而成為了劇團的“台柱子”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周里京

1978年,正值高考恢復,周里京也抓住了時代的機遇,報考了北京電影學院。

周里京赴京趕考,傅春英買了水果和麵包,含淚將戀人送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車。

北影招生對年齡的限制是不能超過22歲,而周裡京當時已經年滿24歲,原本不符合要求,他卻因器宇軒昂的風度、卓爾不凡的談吐,被面試老師破格錄取,跟張豐毅、張鐵林、方舒、沈丹萍等人成為了同班同學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張鐵林、朱琳與周里京合照< /template/dajuqing/static/img/loading.webpp>

在北影歷年的面試中,只有兩個人在形像上拿到了滿分。一個是因諜戰劇大火的柳云龍,另一個就是周裡京。

北京電影學院78屆的同班同學謝園曾說,那時候,在學校,周里京連走路都是將頭高高揚起,目不斜視,使得同班別的男同學,隔著8米遠,便紛紛主動為他“讓路”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周里京

最初考到電影學院,儘管有諸多的不適應,但由於周里京特別吃苦耐勞,加之有劇團時的深厚功底,一年多後,他在表演上已經得心應手。

當周里京在北影成為“風雲人物”時,舞藝精湛的傅春英也毫不遜色。

1979年,她主演了我國第一部開創敦煌舞蹈流派的舞劇《絲路花雨》,與賀燕雲聯袂扮演“英娘”。

當年,《絲路花雨》為國慶三十週年獻禮,於10月1日在人民大會堂演出。傅春英在舞台上反彈琵琶的一幕,驚艷了整個劇場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傅春英扮演的英娘

當時《絲路花雨》的編劇這樣描述傅春英的舞姿:表演嫵媚多姿,剛柔並濟,善於把內在的激情和外在的美融彙在一起,達到渾然一體的藝術境界。

國慶辦專為《絲路花雨》召開首都文藝界座談會,與會者稱“《絲路花雨》為中國舞劇開闢了新路”。著名戲劇家曹禺先生在文藝座談會上不無驕傲地稱讚道:“你們為中華民族爭了光。 ”

《絲路花雨》曾赴朝鮮、日本、法國、意大利等國家演出,在傳播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同時,也掀起了颶風般的“熱浪”。港報當時以“目瞪口呆、既醉且痴”形容觀眾的感受;《米蘭日報》則驚呼“台上的高潮剛結束,台下便掀起了高潮,所有的人都站起來,瘋狂地鼓掌。 ”

因為出演了《絲路花雨》且貢獻巨大,傅春英榮獲了甘肅省青年舞蹈優秀表演獎一等獎,並被授予“全國三八紅旗手”和“甘肅省三八紅旗手”稱號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傅春英

當時舞蹈界流行一種說法:“西南楊麗萍,西北傅春英”。

03

為《人生》加冕

那時,周里京與傅春英雖相隔兩地,但常常鴻雁傳書,他們在互相鼓勵、彼此關心的同時,更是將滿腹的思念與對未來的憧憬盡訴信箋。

“不管未來我的處境怎樣,我對你的感情永遠不變。如果以後我能在北京工作,會想辦法將你也調過來,我們一起在北京工作和生活。 ”

在北京上學的那幾年,周里京每逢假期都要千里迢迢地返回蘭州。作為一個窮學生,他只能買得起硬座。從北京到蘭州,在火車上要度過兩天一夜,異常煎熬的長途,讓很多乘客視之“畏途”,但為了見到心上人,他甘之如飴。

愛,之於他們,不僅是萬里奔赴,衷情以訴,更成為了雙方事業最大的催化劑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周里京與傅春英

1980年,還在學校讀書的周裡京就開始接戲了。在第一部電影《年輕的朋友》裡,他勇挑大樑,飾演了汽車排長鄭冰。隨後,他與著名女演員沈丹萍一起主演了電影《夜上海》。

還未畢業,周里京已經是名聲鵲起的一代小生了。

1982年夏,周里京畢業直接留在了北電任教。而當時,他參與謝飛執導的電影《我們的田野》也在緊張拍攝之中。

也就是那一年,路遙的成名作《人生》橫空出世,感動了很多像“高加林”一樣掙扎在理想與現實之間的年輕人。

其中就包括因獨立執導《沒有航標的河流》,而榮獲文化部優秀影片二等獎不久的吳天明。

從黃土高原走來的吳天明,讀高加林的人生彷彿就是重新走了一遍自己的人生路;讀西北的山梁、棗林、窯洞,就好像回到了他懷念已久的故土。

他下定決心要把《人生》拍成電影,致敬黃土高原,致敬曾和高加林經歷過的一樣迷茫又糾結的人生。

拿到版權的第一時間,他就為“高加林”找好了演員——周里京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周里京飾演的高加林

在《人生》裡,高加林曾是無數少女心中男神一樣的存在:頎長健美的身材、瘦削堅毅的臉龐、清澈而明亮的眼神,有點像小說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裡面的插圖肖像;或者更像電影《紅與黑》中的於連·索黑爾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電影《人生》截圖

為了演好這個不甘心一輩子就生活在黃土地上的讀書人,周里京嚮導演吳天明申請去陝北體驗生活。

他穿上帶補丁的衣服,跟村民一起吃住在窯洞裡,並與他們話家常,扛起鋤頭去田間勞作,他褪去名人的光環,在千溝萬壑的黃土高原上,儼然與“高加林”融為了一體。

他在電影《人生》中貢獻了很多名場面,其中一幕就是電影結尾時:

當高加林被清退,重新回到家鄉,站在巧珍曾目送他前往城市的山頭時,不禁眼噙淚光,唇角微搐,那一刻的他終於明白自己丟失了什麼......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電影《人生》截圖

有專家這樣評價周里京的表演特點:“冷峻內斂,給人一種滄桑感和成熟感,又夾雜著一絲憂鬱和柔情,陽剛中不失儒雅之風,火爆處更添悲壯之情。”

因為“高加林”這一形象塑造得太過深入人心,影迷們將全部的愛留給了“巧珍”,同時將所有的“恨”傾瀉到了“高加林”身上。

他們拒絕為“高加林”投票,周里京受其“牽連”,痛失“百花最佳男演員獎”。

雖然錯失大獎,但周裡京還是在三年後憑藉《人生》榮獲了中國電影節“十大電影明星”最佳演員獎。

後來,這部影片更是提名了美國藝術科學院奧斯卡最佳外語片,哪怕時隔幾十年,電影《人生》仍然位列改革開放40週年中國十大優秀愛情電影前三名。

04

戲外“癡情男”

戲裡“負心漢”,戲外的周裡京卻是一個“癡情男”。

1983年,在經過了十年的愛情長跑後,周里京與傅春英在北京完婚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周里京與傅春英

婚後的第二年,他主演了根據李存葆的中篇小說《高山下的花環》改編的同名電視劇,飾演趙蒙生。

憑藉這一角色,他拿下了第二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男演員獎,一舉奠定了在八十年代一線當紅實力派小生里的地位。

巧合的是,在周裡京的趙蒙生之後,唐國強在電影版的《高山下的花環》裡也飾演趙蒙生。

唐國強演繹的趙蒙生亦可圈可點,但觀眾把這兩個版本放在一起比較後,發現還是周裡京的版本更勝一籌。

但真正將周裡京的演藝事業推上頂峰的,是1986年在全國多家電視台熱播的《新星》。

周里京飾演的縣委書記“李向南”,既有羽扇綸巾的雋雅,又洋溢著一代改革者銳意進取的巨大魅力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電視劇《新星》截圖

劇集播放後,有觀眾直接來信讓他去當地任縣委書記;有人甚至請他主持公道;柯雲路的小說原著也洛陽紙貴,幾千冊的《新星》單行本很快銷售一空。

魯豫邀請他去參加訪談時,曾這樣向觀眾介紹:“周里京是80年代最紅的男演員。”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< p>他既可以在《逃港者》中以精湛的演技一人分飾兩角;也可以在《百變神偷》裡,顛覆以往的形象,飾演貪婪狡猾的律師夏炳遠;也會在動作片流行之際,化身“硬漢”,在警匪片中大展身手。

他的老師錢學格先生曾評價周里京:“能文能武、能土能洋、能雅能俗、能正能邪。”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周里京

周里京當年被譽為“中國高倉健”,因出神入化的演技榮獲了“新時期十年”最佳演員獎。哪怕到了2018年,他仍然在改革開放40週年之際,榮獲中國十大優秀愛情電影“金玫瑰杯”的男主角。

尤其是電視劇《新星》風靡全國時,粉絲們折服於那個魄力十足、正義勇敢的“李向南”,紛紛飛書傳情。

那時的周裡京住在僅能容身的出租屋裡,面對來自天南地北近乎瘋狂的表白,他都認真回信,也誠實地向他的影迷們講述他和一個叫傅春英女孩的愛情故事。

在題材豐富的戲裡,他有很多優秀的搭檔,但只有妻子才是他生命中唯一的“女主角”。

05

生死兩茫茫

結婚後,周里京也兌現了當初的諾言,經過多方奔走,將傅春英從蘭州調到了北京電影學院,擔任表演系形體課、舞蹈課老師。

異地多年後,兩人終於可以朝夕相處。

彼時的周裡京正當紅,傅春英也積極深造。她一邊在北京舞蹈學院進修本科,一邊接拍了《靜靜的大渡河》《蘇東坡》等電視劇。

兩人行進在各自的軌道裡,相比兩地分居時的牽掛與思念,生活在一起的二人,有時也會因為婚姻裡的一些瑣事而產生矛盾。面對經常因為拍戲要出差的周裡京,傅春英抱怨之餘,也會全力支持丈夫的事業。

周里京自覺愧對妻子,不用拍戲在家閒居的時候,他幾乎包攬了全部家務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然而這樣相濡以沫的日子,匆匆地結束在1994年7月6日的那一天……

在北京八寶山公墓送別妻子時,周里京抱著妻子的遺體失聲慟哭。

傅春英被殺害後,他回到那個滿是血蹟的房間,一個人拿布將地板上的血跡擦拭乾淨。

女兒金金因目睹了母親被殺害後血腥恐怖的現場,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。擔心周里京自顧不暇,父母曾想將孫女接走,但周裡京不想讓剛失去媽媽的女兒,又離開爸爸:“金金我還是自己帶在身邊,再苦再難也要將她撫養大。”

創傷後應激障礙造成的陰影,導致後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,女兒必須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,他才放心。

和女兒一樣,周里京也因為妻子被殺害而飽受抑鬱症的折磨。父女二人常常以淚洗面。但為了成為女兒的榜樣,他強打起精神走出房間,推著自己一步步地走出痛苦的深淵。他和女兒一起接受心理醫生的干預,放假期間帶著女兒走親訪友。有時,父女倆也會來一場“說走就走”的短途旅遊。

父女彼此陪伴,相互慰藉,漸漸地,他們回歸到正常的生活中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周里京

無論女兒步入了怎樣的人生階段,作為父親,周里京依舊每年都會為女兒準備好禮物。

“爸爸,我都做媽媽了,你別對我這麼好。”

“在爸爸眼裡,你永遠是孩子,我要永遠疼你。”< /template/dajuqing/static/img/loading.webpp>

妻子被害後,將他曾經充沛的生命力和豐富的創造力也一同帶走了。

為了生存,周里京仍在拍戲,卻越來越少,再也不復曾經的輝煌。但他並不覺得那是什麼犧牲,於人生的“修道場”中,各有俗願,有人轉身萬丈紅塵赴,有人執意不肯喝下一碗孟婆湯。

當年蘇軾悼念亡妻,寫到夢中所見:

“夜來幽夢忽還鄉,小軒窗,正梳妝。”

但醒來後,只能悵然遙望:千里之外,明月夜,短松岡。

生與死成為了巨大的天塹,長逝無回,欲寄何從。

06

活著,是最大的奢侈

《紅樓夢》裡雲:“喜榮華正好,恨無常又到。”

20多年前,周里京就已被編入《世界名人錄》和《中國當代藝術界名人錄》。可是這娑婆世界,誰能盡享榮華,誰又能逃過人生無常!

只是在命運的波瀾裡,他逐漸明白,“獻祭一生”並非是對過去最好的緬懷。

就像路遙先生曾在《人生》的最後一章寫下“並非結局”四個字一樣,沒有困守於從前的悲痛中,懂得續寫往後的餘生,或許能遇見另一種幸運。

多年後,一名叫張巍的軍人走進了周裡京的生活,她曾是他的崇拜者,最終也成了療愈他的“救贖者”。

近幾年,周里京再次出現在觀眾的視野,則是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教授的身份。淡出屏幕多年,他仍是很多人心中的“高加林”和“李向南”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周里京

2014年,北京電影學院選出最受歡迎的老師,周里京排名第一。

他曾說,“我不想束縛他們的思想,只希望他們有獨立思考的能力,能夠在紛繁的社會中不迷失方向。”

周里京從未做過代言人,曾有廣告商重金邀請他做廣告,但他拒絕了:“我不熟悉的領域,沒有發言權。”

二十多年過去了,與他同時代的演員有的依然活躍在熒屏上,有的早已富貴等身。有人問他是否後悔,周里京淡然回道:“與家人幸福團聚,比飛黃騰達更重要。”

如今,已年近古稀的周裡京,跟張巍和晚輩們過著平平淡淡的生活。

妻子被害後,一代男神“消失”了

周里京

當“活著”成為一種奢侈,“平凡”便顯示出了它的彌足珍貴。

“我將不停地走在路上

在一陣風與另一陣風之間漸漸衰老

最後歸去

像一個精疲力盡的孩子,沉睡於

群山之間,我夢見日夜呼嘯的海。”

也許, 時間的潮水終將淹沒一切,但唯有愛,是無法忘卻的記憶......


重要聲明:本站點只是影視交流站點,僅提供WEB頁面服務,所有資料皆由發布者蒐集於各大互聯網,且為非贏利性站點。 所有人皆有在本站發布資訊的自由,但請各位發布者遵守您當地的法律規範。 本網站不參與上傳,錄製,字幕,翻譯,發布影音屬性等任何活動,更沒有保存任何影視檔案在本站伺服器上。 如覺得站上內容有版權疑慮,請留言告知。 一旦經查屬實,我方有權且肯定會全力配合刪除內容,以保護版權方的權益。 本網站影片內如出現廣告,皆是影片本身或其屬播放器自帶的廣告。 這些廣告與本站無關,請各位網友自行判斷其廣告內容的真實性。 謝謝!

© 2024 tw.dajuqing.com Power by 大劇情網